雷纳托·古图索:具有政治立场的艺术家

  • 时间:
  • 浏览:3

  二十世纪画坛中的流派多如繁星,让人目不暇接,在这些纷繁复杂的流派中,雷纳托古图索却始终以一种不跟风、不追随潮流的态度,保持着他独特的艺术风格,因此而略显保守。而真正让这位意大利画家的名声享誉画坛的,是他画作中的现实关怀和浓厚的斗争精神。他以画笔为刀剑,始终贯彻着一个左翼社会活动家的理想。

  意大利这片热土是古图索的一生挚爱,在这里他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童年,经历了最残酷的时光,他为意大利拿起了枪,为她而执笔,创作出一幅幅伟大的画作。

  古图索1911年出生在美丽的西西里地区的巴盖利亚,那是一座在巴勒莫附近的小镇。他的父亲是一位土地测量师,喜欢画水彩画,所以古图索受他父亲的影响,很早就开始学习绘画。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像一个画家的样子,在自己的习作上签上时间和名字。他画了许多西西里的风景画,西西里的生活像是他作灵感的源头,艺术的种子就在这里生根发芽,就像他自己说的:“在我六七岁和十来岁,我的道路就确定了。”1928年他在巴勒莫读书,并跟随里佐这位未来主义画家学习绘画,了解当时的艺术潮流。1930年他进入巴勒莫大学学习,1931年他便放弃了法律,专心绘画创作,因为全国美术四年展上展出了他的两幅绘画,那一年他刚刚20岁,第二年他又和五名西西里的画家在米兰举行了画展。

  西西里的温暖阳光,小镇上的淳朴民风让古图索对生活永远抱有热情,对未来永远抱着希望。他的静物画和市井画总是带着烟火气,带着望不尽的深情和说不尽的故事。生命的气息晕染在阳台上,在摇头晃脑的植物上,在每一次西西里的朝阳与日暮中。生命不需要章法、技巧、规则,生命就这样绽放着,生命是温暖而跳动的,生命是欢愉的。

  如果说,意大利最辉煌的年代是文艺复兴时期,那么1922到1943年无疑是意大利最黑暗的时期,以墨索里尼为核心的意大利国家法西斯政党登上了历史的舞台,用无数工人和共产党人的鲜血染红了这个国家最引以为傲的人文主义精神。1931年古图索参加了罗马和米兰的两个反法西斯美术家团体,并在1940年加入了正处在低谷时期的意大利共产党,从此开始了他的左翼社会活动家生涯。1945年古图索被选为意共中央委员,积极参加反法西斯斗争;1943年加入游击队,作为一名联络员,负责阿勒佐游击队与意大利中部解放运动司令部之间的联络工作。意大利法西斯的残酷血腥,纷飞的战火都没有阻碍古图索的创作,反而激起他的斗志,把画笔用作利刃,坚定不移的刺向敌人。这个时期正是古图索创作的巅峰时期,战火带给了敏感的艺术家强烈的刺激:暴力、杀戮把一切都打碎了,打碎了古典主义的宁静安详,打碎了人间的幻境。古图索带着悲痛的激情,描绘着悲伤的隐喻。

  《逃离埃特纳火山》里的所有形象都像是火山爆发时喷射出来的,画家的情感也是一样:带着强烈感染力的痛感汹涌而出,让人窒息,想要逃离。如果说古图索之前的作品中情感如涟漪缓缓流散而出,那么从这幅作品开始,画家的情感则变成了滔天巨浪,夹杂着席卷万物的气势喷薄而出。他在一幅幅激动人心的画面中颂扬工人和农民伟大的革命意志。《阿米拉里奥大桥之战》中加里波第战士的英姿和雄壮的战场,让人看了热血沸腾,画家表现出对人民斗争事业的无与伦比的激情,又带着对牺牲战士和残酷战争的心痛;《一个工人之死》中表现了一个关于生命的悲剧,然而相对明亮的色调却隐约透露画家对于无产阶级革命的乐观精神和希望,这是古图索生命中西西里的明亮色调的映射。

  二战结束后,五六十年代古图索逐渐恢复了宁静,开始了市井画的创作。意大利拥挤的小巷和咖啡馆,带着人间烟火的气息在画家的笔下像一首流动的诗。而这时的古图索,二战的血腥气息像是融入进了骨血中,虽然噩梦般的日子已经过去,而这些血淋淋影像仍时不时地在古图索的画面中闪现。

  《乌奇里亚的市场》是古图索这个时期的代表作,画面的色彩明亮而欢快,几盏温暖的灯光照亮了这个人世间,画面的中央一条狭长的市场,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他说:“我心中的这条通道是通往天堂,而不是走向地狱。”我不禁想问,谁会看到这幅明快的画面会想到地狱呢?画面的右侧高高悬挂着跟人一样的大小的、被宰杀好的牲畜,这样的形象似乎与这幅画面格格不入,却是画家有意为之的。这或许是对战争创伤的一种隐晦的宣泄,却也是对于战后生活的深沉的反思:这里的人们是否已经忘记,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残酷的杀戮?这里的人们是否还像从前那样,像牲畜一样经受着资本家的剥削,经受着物质的奴役,只是他们已不自知?时代虽已变迁,而古图索无产阶级战士的灵魂却从未改变,他对生活永远有这一种深刻的反思,将思想凝聚于笔端,将画笔化作刀剑。

本文地址:http://www.zdyx.org/tiyuxinwen/7894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