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怪谈:华富邨及石澳

  • 时间:
  • 浏览:3

1.华富邨墓碑梯级

妈妈娘家住在华富邨,那边是香港的老牌公共屋邨(台湾是国宅之类吗?),也是有名的自杀热点。听说屋邨所在之地本来是乱葬岗,兴建屋邨之时也有掘出骸骨,旁边的小海湾被丢弃了不少挖出的墓碑,那个海湾也很毛,几乎每年都会有少年在那边浅溪淹死,到底是地理巧合还是抓交替就不得而知了。

妈妈一家搬进去时她大概国小一年级,1970年代的事了,作为老么没人管要自己玩乐。屋邨建在山坡上,到处都是楼梯。她某天在楼梯跌倒才发现,怎么石级背面有字,山坡边的碎石也有些字...大概是兴建时不想浪费石材所以用墓碑作成石级吧。天天踏在别人的墓碑上,天天被别人踏自己的墓碑,感觉如何呢。当然过了三四十年楼梯应该有整修过,华富邨也快要拆卸重建,那真假也无从知晓。

2.凭空而来的墨水

这是大舅舅的经验,妈妈转述。妈妈是八兄弟姊妹的老么,所以她国小时大舅已经是国中生,会帮邻居的小孩补习帮补家

计。这是在隔壁大楼,邻居家发生的事。某天舅舅正在教小孩,外面阳光普照。突然,“嚓”地,一条条深蓝色的墨水痕泼了在舅舅的裇衫上。好像用力甩墨水笔溅出来一样。

舅舅当然大怒,是不是小孩作怪?不是吧,小孩还好端端在做作业。大家都是穷人小孩,哪有钱买得起墨水笔呢。两人在客厅,尽头就是阳台,是有人恶作剧吗?他妈的,这大楼面向海边,又在十几楼,要这样玩除非倒吊下来才行。这是什么东西呀。舅舅转身面向阳台察看,“嚓”。又有一条墨痕正面溅在身上。阳台什么都没有。

当天舅舅回家被阿嬷大揍一顿,因为衣服毁了。如是者,他再去跟小孩上课也是同样的情况,墨泼得愈来愈多,小孩有时候也会溅到舅舅被阿嬷揍怕了,后来就辞了不教。舅舅之后经过那栋大楼,有时也会看到某处有墨迹。

3.石澳集体遇飘

这是我国二的事,暂时是唯一一次遇飘。学校安排到石澳观星,主要是接近市区可以即日来回,还有和隔壁男校合办,参加的人都醉翁之意不在酒。

是四月某天,一行学生连老师五十多人在海滩,散开等待流星雨出现,男女大概一半一半。八时多的时候,我看见漆黑的海面上有些异物。六个类似人形的发光物连在一线,在海面上浮着。我拍拍旁边的学姐,她看了一眼,叫我继续留意天上,不要看海。那些“人”左右漂浮,可是距离岸边愈来愈近。

然后我看见旁边比较接近海边的男生一起退后到海滩边缘,两间学校的老师不知道是讨论什么。接近九点,老师就催促大家离开,不要再看后面。明明流星雨的极大时间还未到,活动硬生生早了一个多小时结束。两所都是教会学校,老师们当然都不承认,说是记错了末班出市区公车的时间。可是女顾问老师的脸铁青得很啊……

后来跟学姐谈起,当晚大约一半的人都看到,老师也是。这么多血气方刚的男生在,也这样现身,不简单啊。如果没离开不知道会怎样。当我成了学姐时,凡事提议石澳观星的都会被我(和男顾问老师)狠狠否决。可是说回来,香港的观星好去处(暨热门飘点宿营)我都几乎去过,找天谈谈宿营地点吧。

本文地址:http://www.zdyx.org/junshixinwen/7895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